三十年华回忆录第一章 作者liujianyue - 优优色影院

2013年12月23号手首发与春暖花开
字数:9818

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三十年华(回忆录)(第一章)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              一·

  这是个让我感到非常陌生的城市,南方的城市的冬天也依然是这么冷,虽然已经开春了,那种凉意依然深入骨髓,我其实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来这个城市做什么,太多的茫然荡漾其中,开始我只能呆在阳光的角落,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孤独地走出来,吹着冷风,仰望星空,追忆那些已逝的过往,等到全身冰凉,依依不舍的离去。

  其实我是一个忧伤的人,尽管被身边不知底细的人会嘲笑我,但我却仍然为那些不知所谓的理想艰难的活着。在白天和所有为生活忙碌着的人们一样,为了那三餐和三尺之床而戴着虚伪的面具,夜晚便会把自己的心情变成荒芜的黑,一个人默默的沉思,默默的抽烟,直到我累了,我困了。因为我笑,人们看到的都是我快乐的一面,所以虽然我的朋友非常多。但是我依然逃脱不了忧伤的人的那种俗套的路子,白天我总是有意识地回避着这个现实的生活,夜晚则是静静地把自己锁在房里,任由自己的思绪飞到任何想去的地方。偶尔还会看到自己孤独的影子,在房间里四处的游荡,直到累了,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二·

  我始终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,在那个偏僻的,渺无人烟的地方,孤独的呆着,也许我会疯掉了,熟悉一点的同事,带我去过那个30公里外的县城,也许只是当我是个未经世事的小朋友吧!有或者是让我熟悉一下这个新环境吧!没有过多的留恋,我们就回去了。

  那一晚,很寂寞难耐的时候,我有了一个离开一下这个静的可怕的环境。168Bar,我那时候在这个县城唯一发现的酒吧,或许我对这个地方不是很熟悉,这里环境并不怎么样,相对于家的酒吧,更多的逊色不少,只是依然是灯光闪烁,音乐和环境一样嘈杂。我坐在吧台的一角,喝着一杯chivas,加了许多的绿茶,喝酒不是我的强项,尤其是洋酒。静静地看着杯中琥珀色的酒,品尝着这份属于我自己的寂寞。在这样的环境,我更容易想起我自诩为忧伤的过往,想起过往的那些人,那些事情。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似水年华又匆匆,我来不及回忆,竟已淡淡地忘记。

  「可以请我喝杯酒吗?」一个不甚清晰的声音在我耳边想起,我只能确定是女声,我心里一惊,略加思索的回过头,我能肯定的想到绝对不是我认识的女人。一个陌生的女孩,穿得暴露而,口红,蓝色的眼影,妖艳。只能灯光下我没法确定是否美丽。看着我迟疑的目光,她似乎觉得我没有听清她的话,于是把嘴凑得更近地对我说道:「帅哥,请我喝杯酒好吗?」我甚至都能闻到她嘴里喷出来的啤酒味。我替她叫了一杯啤酒,她高兴地搂着我的脖子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在我无奈地用手擦去唇印的时候,她说:「帅哥,看你挺忧郁的,能聊聊吗?」对于风尘女子,此时的我似乎提不起多大的兴趣,来这种陌生的地方,或许说我甚至不敢。

  我微笑着摇摇头,结完帐后推开了酒吧的橡木门。街边真的很冷,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,把头埋得更低,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,而我感觉到的孤独却从酒吧的热闹中已经感受过了,相反我更喜欢喜欢上了这种味道,煞那觉得自己是个自由孤独的灵魂,在午夜的黑色帷幕中,默默地自己导演着属于自己的生活,而这个夜,一个人,同样的醉意,我想起了那些已经渐渐遥远的朋友们,此刻,他们都在如何的生活?

  躺在床上,思绪又回到过去,回到那个困顿的年代……

  在异乡的这一幕,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另外的异乡相似的那一幕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三·

  「可以请我喝杯酒吗?」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,我经常在丽水学院旁边这个叫忆酒吧室的小酒吧闲坐,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话,我疑惑地看着她,她扑闪着眼睛还在等着我回答,我说:「可以。」她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,个子不高,穿着一条短短的裙子,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衬衣,还扎了一条小领带。分不清还是社会上的。

  「谢谢哥们!够意思!」说完便坐到了我旁边,把她那个大包往吧台上一放,对服务员说:「帅哥,来杯XXXX!多加点冰块!」

  她说的是一种洋名字的酒,我记不得,反正对酒没研究,基本上自己都是喝啤酒,管她呢,当时是这样想,那时候虽然很穷,但是身上还有几个钱,心想也不会付不起帐导致难堪,我笑嘻嘻的,略带嘲笑,甚至猥琐的语气说:「我原本以为你喝瓶啤酒而已,没想你对酒有研究啊,洋酒都知道」

  「靠!不就一杯洋酒嘛,喝不穷你的,别这么吝啬,别一幅苦瓜脸,出来玩就是要开心的!大不了等会陪你聊聊天。」

  我心里是想,聊个毛的天啊,有什么鸡巴聊的啊!还得我愿意,我心里向来一直有对风尘女子存在的轻视的态度,甚至有点厌恶也说不准,但是也不会拒绝。
  她接过服务员递给她的酒,用看了一眼那杯酒,似乎有点迫不及待,然后一饮而下。然后对服务员说:「再来一杯!」我顿时神经似乎被刺了一下,心想,妈的,不用钱啊,但是介于男人的风度,我还有装的很镇定。

  那天晚上,她一共喝了6杯XXXX,3瓶啤酒,和我说了不少话,知道了她名字叫小苍,有家庭,但不完整;有男朋友,但不在身边;有工作,但不稳定;反正她说什么我都点头,其实压根就没分辨真假,而我并没有和她说些什么,只是静静得听她胡言乱语,听她的满口脏话,看她跟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体,然后我看时间不早了,就去结了帐,一个人走出了酒吧。丽水是比较热的,尽管已经是凌晨了,但还是让人烦躁,路上已经没有几个行人了,显得特别的冷清,摸摸口袋,还剩7块钱,刚才的酒钱总共360元,我苦笑了一声,掏出了一支烟,坐在路边抽了起来,也许这时候才是真正享受夜晚的时候。

  「靠,走了也不说一声!我还当你没结钱跑了呢!哎,兄弟给支烟抽。」是那个叫小苍的女孩。

  「你抽烟的?我看你刚才也喝了不少,还是赶紧回家吧。」我没心情理她,像这种女的我见多了,长的几分姿色,但让这个社会污染得不成人样,浪费着自己的青春和生命,沉迷于酒精和幻想。

  我只想陪你聊聊,你和那些男人不一样,他们请我喝了酒之后都想占我的便宜,只有你没有。所以,我觉得你是个好人,我可以和你聊吗?」她平静地说,似乎她并没有喝多,我真佩服她的酒量。

  心想我居然在别人眼里还算是个好人,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,不知道为什么,其实也从来没有人说我是坏人,只是从这种女人口中说出来类似真心的话,也属于不容易了。

  我递给她一支烟说:「可以,随便你。」

                四·

  她接过我递给她的烟,然后坐到了我的旁边,一点也不在意自己是穿的裙子。
  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她问。

  「叫我阿峰就好了,」我显得的很冷淡!

  沉默了一会!

  「你是干什么的?哪里人啊」她问我。

  「温州的。打工的,没干什么的。」依然很冷淡!我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,并非我是个很酷的人!

  她轻声的哦了一下,又沉默了!

  看了下手机,已经凌晨一点了,我起身准备走。

  「你很讨厌我?」她略带幽怨的语气说。

  「没的,真没,只是我身上没钱了,不知道带你去哪玩,所以我回去睡觉好了」我愣了一下说。

  「不骗你啊,你看,我现在就剩这么多钱了。」我翻开自己的兜,让她看了看那还在挣扎的七块钱,感觉自己忽然变的很单纯。

  「对不起,我不知道,我看你穿得还像个人样,又一个人在那里装深沉,想着肯定是泡妞来的,一定是个有钱的坏东西,不骗白不骗,但当你一个人走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,我想错了,真的很对不起,下次再也不会了。」她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  「下次?可以有下次,但必须是我有钱的时候。」这倒是我真诚的话。
  「哈,不是吧你!温州的不是都很有钱的啊!」她把烟头弹得很远,动作很娴熟。

                 「

  有钱个屁啊,瞎混的,别说这个了,你很喜欢在这样的地方吗?看你刚才心事很重的样子,是不是感情出了什么问题?」我第一次是真心的笑着和她说话。
  「被你看出来了?也好」她笑的有点诡异。

  「其实也没什么了,工作上不是很开心,我是中专毕业,她们都是大专,所以看不起我,说我是靠关系进来的,我操,我有关系怎么了,她们都是农村来的,有点不服气,所以工作上总是给我找茬,还有那个项目经理,整个一色狼,老占我便宜,我正打算不干了,可我叔叔不愿意。唉,郁闷啊!」她说的有点激动,不过我能看的出来,这些事情不是假的!

  「这些事情啊,其实没什么啊,多让着点,不理她们就行,那个经理啊,什么的,你多防着点就行,他总不可能有胆子强奸你吧?」我笑嘻嘻的说!

  「还有呢,男朋友也去外地了,现在就剩我一个人在这里,孤独啊。」她叹了口气说道。

  「你不是本地人吗?同学朋友应该很多的啊。」我疑惑地问道。

  「我没什么特别要好的同学或者朋友,也就见面打打招呼的,认识些男的,也他妈都是些小混子,没啥前途的,不过也没什么了,反正我现在也是这个样子了。」她又从我兜里拿了支烟点上,她抽烟的时候,眼里充满了忧郁。

  「那你一个女孩子,天天往这些地方跑,也没多大意思的!好了,不早了,我得回家了,你也早点回去吧」我站起身,对她说:「烟你留着吧。」

  「别走,再聊聊嘛。」她也站起身。

  「太晚了,下次吧。」我笑着说!

  「下次我请你,好不好?以后还见吗?」

  「行啊,我不会客气的,下次碰到了你请我!」

  「留个电话给我,等我发工资了,我给你打电话。」

  就这样,我给她手机打了个电话,没存名字,然后回到电脑店,朋友已经把电脑店关门了,径直的回到了住的地方去了。

  就这样,过了不久,这件事已经被我淡忘了,因为忙于工作,尤其是店里的生意不好,我没有去联系这个叫小苍的女孩,我也没有晚上出去玩,没钱了就省吃俭用,天天呆在店里或者住所节省开销,生活过的很拮据,也很压抑。这天晚上人有点不舒服,没有去店里,朋友呆在那里看着,晚上9点多的时候,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:

  「你好,我是小苍!你还记得吗?」

  「你好,怎么会不记得,你还欠我一顿酒呢。」我确实记得这个人,虽然没有存号码,但是似乎无形之中她的身影,留在了我脑子里,甚至我没有存号码,都能预感到,是这个女孩子,感觉有点奇妙。

  「靠,就知道你记得这事!在干嘛呢?」

  「无聊发呆,还能干什么?」我漫不经心地说着。

  「无聊吗。无聊一起去HAPPY去!」

  「玩?去哪?还有谁呀?不去,不去,我真没钱啊。」我问道。

  「唉,你怎么跟娘们一样,就我一个人,干嘛,喝酒去啊,我有,今天刚发了工资!快点,我在上次那个小酒吧等你。」说话就一下挂了电话,一点多余的话都没有。

  我弄弄好差不多快10点,还是那个小酒吧,我推开门,小苍已经一个人在那里喝开了,妈的,喝的是最便宜的啤酒。我走过去拍了她肩膀一下说:「我来了。」

  「你爬过来的啊?这么慢?」她故作生气的说,我看的出来。

  「挺好了啊,吃点宵夜,冲个凉,就杀过来了啊。」我解释着说。

  「妈的,真娘们一样,又不是约会,洗什么澡?怎么了,洗干净今天晚上打算陪我了?」她一脸的坏笑。

  我听着她说的话,心想,现在的时代,男人说话比女人斯文啊,呵呵!我心里暗暗跟自己说,要粗俗一点,你本来就是粗俗的男人嘛!

  我说:「找我干嘛来着?」

  「没啥事,就是告诉你,那里我不干了,跟这里的小老板说好了,给他当啤酒妹,哈哈」她一脸的不在乎,说:「今天领到了工资,晚上我请你,算是我还给你的,你不许给我买单」说实话的,我还真没钱买单,她估计我说没钱是说笑的。

  「你没发烧吧!来这当吧妹」我摸了一下她额头。

  「你以为我想啊,老娘啥都不会,现在找工作的一堆堆的,轮也轮不到我啊,叫我去当个收银员啊,销售员啊,我干不来,这边快活,别废话了,来,喝酒,想喝啥,随便点。」

  「你发了多少工资?」我问!

  「600,问这个干什么?」

  「这么点?算了,你省着点慢慢用吧」

  「妈的,你别扫兴好不好?请你喝点酒还是没问题的,看不起我是不?」她有点生气了。

  「行行那,喝吧!喝吧!」我也点了两瓶啤酒,当然也是最便宜的那种。
  我们坐在一起聊了挺多的,她不像上次一样不清醒,讲了很多关于她自己的事情,父母离婚了,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,在家里没什么受到关心,换句话说,就是没什么家庭温暖,差不多是这样,似乎好像还挺讨厌她自己的生活,三句话,两句是骂人的,她说自己不喜欢回家,经常住在朋友家里,她总是说自己是流浪在这个城市的本地人,和我这个外地人没有什么区c别。

  最后她也谈论到了她的爱情,她说一直以来她都在不断地在恋爱,但似乎没有一次恋爱可以用圆满来结束,匆匆结合,匆匆分手,好象她身边的人都是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恋爱和爱情,同居有时候甚至都不需要说什么理由,不拒绝就代表同意。但她说这次,她真的爱上了一个男人,人很单纯,是她以前读书时候的同学,是个非常乖的男的,也不介意她经常陆陆续续的不停换男朋友,但是她说最后那个男的还是走了,去外地做生意了去了,她说自己那段时间心情很糟糕,每天喝醉,就跟失去了整个世界一样。

  「阿峰,人家他妈的说我是重色轻友,我觉得我就是的!」她说的很大声。
  「为什么?」

  「我没有家,就算有,我都不知道那到底算不算是自己的家,没有爱,没有关怀,什么都没有!住在自己家里,跟住在别人家里没什么区别,如果有一个真正爱我的男人,会给我一个属于自己温暖的家,我宁愿跟我家人断绝关系!就算穷点都不要紧,至少那是自己的生活!」

  「那你为什么不跟她一起去呢?」我问道。

  「原因很多的,我要上班,我妈不会让我去,再说他生活又不稳定,还要忙工作,我怎么办啊,谁陪我啊」她把瓶子里的酒一饮而尽,幽幽地说:「我现在经常想去找她。」

  一瞬间觉得她人也不坏,我说「找他也好,不过可能生活会更辛苦,你觉得你能吃苦吗?还有你确定他爱你?」

  她沉默了半天,转过脸,对着我说:「我不知道。」

  「这怎么可能不知道啊」我有点纳闷。

  「他说他爱我,人也很好,和你一样。只是我始终看不透他的心。唉,妈的,不管了,爱咋地咋地,大不了老娘再找一个,还怕着不到男的啊」不过从她的表情,我可以看得出,她还是非常地在乎那个不知名的男人,从她口中居然说我,他和我一样是个好人,感觉我在她心里的形象也许真的是不错的。

  「爱情就是需要一种勇气和信心,不管哪一方有心放弃,另一方就算再怎么努力,也不会走到尽头的,所以呢,你要对自己有信心,也要对他有信心。」我开始唠唠叨叨的讲着大道理,试图劝说她。

  「我靠,还是个文学青年啊,大道理一堆一堆的,不过我心情真的好多了。」她一脸的坏笑,接着开始瞎讲,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讲些什么,一看时间又是凌晨一点了,她已经喝得迷迷糊糊,买了单,走出门口的时候,她就蹲在那里开始吐了,我一边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说:「叫你喝这么多,等着,给你买瓶水!」
  五。

  我买了水,她很狼狈的坐在地上,甚至能看到她裙子里的内裤,我不是有意去看的,我走过去问:「小苍,你家在哪里?」

  「我不回去,你没有家,你走开,别碰我……你们这些臭男人!都是臭男人!」她在那里喃喃自语,还不停地挥着手,不让我去扶她。估计是真的醉了!

  「好了,别闹了,告诉我在哪?我让出租车送你回去。」

  「我不回家,我住宾馆,在XX宾馆2016房,你送我去!」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钥匙,塞到了我的手里。没法子了,我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白云宾馆。带着一个烂醉的人,很痛苦,不管是男是女,扶都扶不住,害我也东倒西歪地进了电梯,我甚至能感觉到别人异样的目光,搞的好像我把她弄醉了,有不好的企图一样。

  来到她说的那个房间门口,正打算开门的时候,听到里面有说话声音,我有点纳闷,搞不准她记错了吧,安全起见,我敲了下门。忽然里面安静了一会,一男的开了门,那人用不友善的目光看着我,有点想发作的样子,似乎是忽然看见了靠着我肩膀的小苍,然后朝里面说了句说:「没事,是自己人。」说完,让我进了门。

  那一瞬间,我感觉好像自己有点进了什么圈套了一样,那气氛,那说话的语气,似乎在干什么坏事一样,脑子里一下子涌现出很多想法,忽然想起来自己是来这边做生意的,为了个根本不了解的女的,卷入什么不正当的勾当,那要怎么办,虽然我也不是初来江湖,心里总难免有点闷闷的。

  我扶着她进去房间,房间里都是烟味,还夹杂着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味道,异常的浑浊。房间里4男3女坐在一堆,从柜子里拿出麻将,自己管自己的打起麻将来,刚才估计是以为有人来抓,特地收起来的吧。开门的男人头也没回的对我说:「把她放在那张床上就行了,等会走的时候,自己把门带上。」说完就朝那堆打牌的人走去了。我扶着小苍进了里面的那间屋子,帮她把鞋子脱掉,被子盖好以后,当我朝门口走去的时候,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虽然不是个好人,但怎么说也是率直的人,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,似乎有点不好,忧郁了一下,跟那几个人说:哥们,我也喝的蛮多了,晚上再这躺一下,不介意吧!

  完全没有一点猥琐的想法,只是觉得不能把一个认识的女的,随随便便扔在一边,自己走了,也许我天性本来就是很善良的,虽然我已认定她不是个好东西!
  那个开门的男的看了我几眼说:「行啊,不过晚上小声点!」然后一脸的坏笑,那几个男男女女都笑了起来,其中一个说:「小娘们今天又在哪找了这么个,小娘们运气还挺好!」

  清清楚楚的听到这个又字,也没多想,进了房间,关上了房门,总算是清净了许多,听不见那几个人的污言秽语。

  小苍睡着了,妈的,就一张床,估计麻烦了,我虽然是个好色的人,不过人是蛮善良的,就算我认定不好的女的,也不会趁人之危,对谁都一样,除非自己送上门,或者就是金钱交易,我就是那么一个人,也许很多人不信。

                五·

  摸摸身上还有半包多的烟,心里比较庆幸,还有的救!

  我站在窗户前,欣赏着夜景。这是个浙江的小城市,宾馆的楼层挺高的,这个城市可以看的比较清楚,人也少,车也少。此刻我脑子里一百个思绪,外面是些干嘛的人,这个躺着的,我刚刚认识的女的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居然分辨不出来,亏我经常说自己阅女无数,这个让我犯迷煳的女孩,究竟是真的可怜,还是自愿堕落,还是无奈,我真的分辨不了,渐渐的想着,渐渐的我站累了,坐在窗边默默的抽着烟,默默的思绪着,居然默默的睡着了,也许真的累了……
  早上了,我迷迷糊糊的醒了,居然在地上躺了一夜,妈的,外面已经没有动静了,说明那群男女已经离开了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,妈的,房间费付了没有,两个思绪,人走了,没人来退房,总有押金在吧,要么就是付了房费,退房时间没到,我忽然笑了一下,居然最关心的是这个,贫穷的人那!11点了,小苍终于自然醒了,不过似乎还没有完全醒,我推了一下她:你朋友都走了,走吧!我也要走了!你现在没事了吧!「头很痛啊!给我弄点水,谢谢!」她喃喃道。
  我给她弄了一杯水,然后说:「那我先走了,我还有很多事情,要么一起去吃饭,看你估计也很饿了」「恩,你有事先回去吧,我不想吃东西,别,你先等等,问你个事?你不要骗我」「什么事?」我有点纳闷,她要问什么事情,这么正经。

  你同性恋?她飞来这么一句。

  不是,我有点生气的回答那你性无能?她飞来一句妈的,老子正常的很,你想说什么啊,我真有点生气了。虽然我知道她想问什么。「那你咋昨晚什么都没干啊,哈哈!」她对着我咯咯的笑!

  我真是半天才挤出几个字:我不是那种人!

  其实,当时的心境,虽然在人眼里或者是好人,或者说在那种气氛下,这是对我的侮辱,我脸都涨红了。「好人啊,好人,哈哈!」她又咯咯的笑了!
  我头也没回的走了,她估计知道我真生气了,踉跄着从床上冲下来,只是我已经离开房间,带上房门……径直的走了,回去的一路上,我是走回去的,好几公里,觉得路好漫长,又有种解脱的感觉,也许我本身就不是那种天生混迹的男人,然而隐约的感觉,这个女孩子的特殊,也许并非什么神秘,只是我的错觉吧!
  也会问自己,你难道喜欢她了?可笑的问题,其实并不可笑,只是我自己根本分不清楚。

  ·半个月后,店里生意越来越差,简直可以门可罗雀了,心情也越来越烦躁,人也越来越邋遢,越来越沉迷游戏,也许是为了发现不满,或者说是暂时忘记那些烦恼,游戏确实有时候也会给人带来安静,而不是沉迷。

  离乡背井,有谁愿意。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。无声无息,无人知晓。在城市里穿行的生活。似这样漂泊旅行。很累,其实一点都不喜欢,却又不停的去尝试,不知道人为什么要这样,是在追求一种激情或者浪漫?我完全一点都感觉不到,只是寂寞的时候很想家。

 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经常发呆,或看着路边的小摊贩大半天,又或坐在学校门口,来着来来往往的男女,似乎是在追忆我的大学生活,寂寞的生活,会使人变态,不知道哪个朋友说的,我没变态,只是觉得闲着的时候,我快成了一个木偶了,不会笑,不会哭,也不会有表情,也不会说话。

  那天下雨的夜晚,稀落,疲惫,我想买醉,或者说是想追寻一点什么,汽车在我的身边经过,不做停留的征兆。雨水打湿了我,我居然没有生气,没带伞的习惯,这样走着,或许我就是喜欢这样演绎自己,略有几分沧桑且优雅,总是没有理由,很傻。

  我的目光停留在了那家熟悉的小酒吧,似乎记起了什么,她会在里面吗?这样的念头在我脑子里闪过很多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七

  ·还是那家小酒吧,还是那样的色调,一点都没有变,寥寥数人,我的转身,说明了我的失望,音乐渐远,直至那个路口。

  HI,好久不见,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响起,不那么沙哑,有点清脆。
  我转身,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,昏暗的路灯下,淡黄光晕的脸颊,如云的长发轻软柔顺,刀削的香肩彰显着曼妙的线条,那秀美超然、脱俗清丽的高贵气质和她眼眸中光洁神采,真是小苍?确实是她,可是为什么她有种让我肃然起敬的感觉,没有一点邪念,甚至那甜美的笑容似乎还在拨动我的心弦。

  怎么不认识我啦?那声音确实是小苍

  「没……没,怎么会呢」我终于回过神来。

  「真巧啊,这都能碰到!」我有点语塞。

  小苍笑道:「我们进去坐一下吧,好久没见了」我点点头,在一个偏僻的位置,坐下,聊起天来。

  「最近上哪去了呀,好久没消息,哇!变了好多,淑女咧

  ~ 」「上班嘛,总要稍微打扮下嘛」她咯咯的笑着。「怎么了,想我拉,呵呵」我没回答,叫服务员过来点东西了,今天没喝酒,她说不想喝,点了两杯奶茶,也许是学校旁边吧!酒吧里居然有奶茶,也算一个特例

  。「那天谢谢你啊,阿峰」她说的很真诚。

  「没什么的啦,那些人不是都你朋友嘛!把你送送到家而已啊」「其实你真的是个好人,真的」我们沉默了,

  「我要离开这里了,」好久,她说了一句话

  「哦」我抬头看了她一眼「出远门,要小心点」我关切了一下「你不想知道我去哪里吗?」我没回答,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一直沉默,

              突然她站起身

  「我们走吧!这里好吵」她说。

  街上,

  「我走的时候,给你打电话」她说。

  我微笑了的一下,

  转身,一瞬间,我冰凉的后背,一股温暖的体温,我没有转身,下意识的握着她在我腰间的双手,那么温暖,那瞬间,停留了很多秒,似乎温暖的体温中又夹杂着一股暖暖的液体,紧紧的贴在我后背,我融化了,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孩子。

  我转身拥抱她,她靠的很紧,

  「再陪我一会」一个微小的声音,只是在万籁寂静的夜晚,是那么的清晰。
  她挽着我的手,走着,没有行人,没有汽车,没有吵杂,似乎街上只有我们两个人。

  那一刻,我很满足,我觉得我在异乡有个女朋友了,那么清晰的想法,在心力交瘁,浑浑沌沌的心里,那一刻,她是那么清晰的留在我心里,没有疑惑,没有压抑,只有温暖,虽然是那么的短暂。

  着小阴唇。

  到了。于是更用力地插着。她稍微平静了一会儿,我也缓和了一下。轻轻的把阴茎拔出来。小苍抓住我的阴茎,并轻轻地套弄着,阴茎变得更大了,她一个手已经不能全部握我的阴茎。

  的体香。我用舌头堵住神秘的阴道口,淫水出不来,全胀在里面。良久才放开。此时,她臀下已积下了一大滩淫水,而我也忍不住了。我把她翻转,使她臀部向上。压在她臀部,两手把她大腿分开又长又大又硬的阴茎臀部下插入,经过她的阴唇,向阴道口插去。竟然没有插中,她伸出一个小手,抓住硕大的阴茎,向阴道口插入。她的阴唇充血膨胀像两扇开启着的大门,在欢迎阴茎的到来。
                的天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万水千山总是情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