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非得已第9章作者流泪的阿难陀 - 优优色影院

字数:3000


              第九章不过是妓女

  「哦,可怜的家伙……」第二天早上姑妈照例下来洗澡,看见乐阳宿醉未醒的样子,怜悯地说,「一个人很不习惯吧?慢慢地就好了……」

  直到她看见沙发前那双高跟鞋,她才止住了话头,瞪大着眼睛盯住看了一会儿,才慢慢地转过身来,用一种惊讶的眼光看着乐阳说:「你小子,行啊……不错!」

  乐阳赶紧嘘了一声,指了指开着的房间门,她才明白过来。姑妈知趣地把声音压低了,招手让乐阳把耳朵贴过来,神神秘秘地说:「明天就是五月一号了,我女儿,你那个表妹放假,叫我去她那里住几天!」

  「……噢……那样真好!」乐阳不知道姑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这种事在平常不过了——他知道这个所谓的表妹就住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,只是从来没看见过。

  「我以前去过几次,感觉挺好,我这次在那里至少会待到十月份,」她继续小声地说,「偶尔我也会回来,待上几天。」

  「呃……是吗?那就到时候回来好了!」他如坠雾里,难道姑妈想说的就是这些?

  「在我离开之后,你时不时上楼去看看,看看有没有老鼠进来就好,其他就没什么了,」她顿了一顿,看了一眼诚惶诚恐的侄子,调皮地眨了眨她那双浑浊的眼睛,「就该这样,总得有个人陪,对吧?年轻人的事我知道的,最怕我们老人瞎掺合啦。」

  「……不……不是的,你不用这样,」乐阳满脸通红,他知道这个开明的姑妈误会了,「听我说,我和温妮不是那样的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们只是……温妮只是家里人生病了,所以……」

  「别担心,我知道,」姑妈把手一挥,表示忽略他说的话,「我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先给你打电话的,这点你放心好了!」她笑呵呵地说,走到洗澡间里去了。
  乐阳苦笑了一下,瞌睡也清醒了好多,走回房间里来的时候,莎莎已经穿好了衣服,手上攥着那个蓝色精致的小钱包坐在床沿。

  「你今天要上班吗?」他看到她像是要离开的样子,「不打算吃点早餐或者什么东西?」他开始往身上穿衣服,想等会儿送她出去。

  「不了,我马上就走!」她看起来有些不安,「我说,现在可以把账结了么?」莎莎低声说。

  「什么?」乐阳以为自己听错了,T恤刚套在头上,又拿了下来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  「雅丽姐不是和你说好了价钱的吗?」莎莎也有些吃惊。

  「等等,你说赵雅丽和我说过什么?」乐阳算是有点明白了。

  「她说你会付钱的……」女人的语气变得坚决起来,「你怎么能不讲信用?」她在质问他。

  乐阳的脑袋嗡嗡作响,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这决不是昨晚上那个风情万种的女神,她只是个妓女!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,快步走过去把房间门关上,心里只是希望姑妈没有听见他们之间的谈话。

  「你听我说,」他坐下来,耐心的用手比划着,「我根本不知道这事儿,再说了,我也不想……不打算找什么……,我以为……,你知道,我当时喝了酒。」他极力地想表达什么,可是总是找不到合适的词语。

  「这个我管不了,你做了,你就得给钱,这就是规矩!」这个叫莎莎的女孩打断了他的话,用一个生意人不容置疑的口气说。

  他几乎敢肯定,莎莎也不是她的真实名字。她的声音大了许多,这让他紧张起来,「好吧!好吧!」他满脸通红地说,声音低到只有自己才听得见,「多少?」他低着头问,这事要是被姑妈知道了,那自己的脸往哪里搁?

  「哭丧个死人脸!我又不会多要你一分钱!」莎莎刻薄地说,「我们的规矩是陪过夜五百,口交另外加三百,做爱两百,刚好是一千……」

  「一千!」他从床上跳下来,一拍脑袋,「噢,老天!你说一千,这不是坑人么?别的都不收这么多……」他也不知道别人究竟收多少,他压根儿就没想过招妓。

  「得了吧,你要是觉得你被坑了,你可以去问问,像我这样年轻漂亮的,在上海任何一个地方,你问问!是不是这个价?」莎莎也跳下床来,赤着脚站在地板上,用手指指着他的鼻子,气势汹汹地说,「你也可以不给……」她转身到床上抓起电话,气哼哼地拨起号来。

  「好了!好了!」乐阳大叫着,「我给你还不行吗?我给你……」他嘟哝着,抢过去打开衣柜门,从一个灰色夹克里面掏出一个胀鼓鼓的钱包来,颤抖着手数了一千块钱,愤怒地砸在女人的身边。「给我滚!快滚!」他大踏步地走过去拉开门,朝着床上的女孩大喊。

  莎莎一点也不气恼,抓起钱来认真地数了一遍,整整齐齐地叠好成一沓,放到那个精致的钱包里,再把手机也放进去,才下床来,理了理头发——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袅袅婷婷地向房间门走过来。经过乐阳身边的时候,鼻子里「哧」了一声,「什么人啊?」嘀咕着走到客厅里去了。

  乐阳「砰」地一声撞上房间门,气呼呼地走回来,倒在床上听着「咔哒咔哒」的高跟鞋的声音从客厅里一直走到门外去了,接着一声巨大的撞门声,算是回应。洗澡间里的「哗哗」的水声还在响着,要是姑妈不在屋里,他真想砸东西,随便什么也好。

  想着昨晚上翻云覆雨的那会儿,想着刚刚面红耳赤的争执,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两个耳光,直打得脑袋嗡嗡地作响——没想到自己竟然堕落到了这个地步,仅仅一夜之间!过了一会儿,姑妈仿佛压根儿不知道房间里面的争吵,轻轻地开了门出去了。

  乐阳依然怒气未消,冲到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,一遍又一遍地洗着那条可耻的肉棒,生怕那上面沾染了什么不洁的东西,让他患上不知名的乱七八糟的什么病。也许是由于心理作用,总觉得洗不净上面的污渍,只好怏怏地穿上裤子出来了,人也冷静了许多:就算是妓女,那也是她们耐以生存的行当,给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就像买东西一样;再说了,这么漂亮的女孩有什么理由会看上自己呢?——比自己长得帅,比自己有钱的男人多得是,是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想得太过于美好了。这样想着,心里也好过多了。

  唯一可恨的是那个赵雅丽,那个可恶的老鸨母!要是早知道她是,自己才不会鬼使神差地去什么酒吧,自己也不会不戴套就上了,也就不会有这么荒唐的一出戏了。那命根子在裤裆里乖乖的,像在认错一样,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对,感觉起来也没什么异样,不过病毒都是慢慢渗透的,就像孤独一样,但愿自己运气比较好吧,他提心吊胆地想。

  去年秋天他和温妮来到上海后不久,由于陪她去找工作,晚上回来得很晚,打出租车经过金沙江西路丰庄路桥下面的时候,「天啊,我真不敢相信!」温妮惊讶地说,「她们真的全是妓女吗?这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。」

  乐阳从车窗口看出去,看到了那些女孩,在南昌也有这种地方,不过都没有这里的人多,连他都感到有些震惊。她们大多数都是年轻女孩,脸上化姹紫嫣红的浓妆,穿着非常时尚鲜艳,清一色以水果糖的颜色为主。她们要么在懒洋洋地走路、走着走着突然一个转身,要么站在暗处盯着来来往往的路人,抓紧机会和每一个单身赶路的男人搭讪。

  「上海有许多这样的地方啦!」出租车在等红灯的时候,出租车时机淡淡地说,「单身的男人都找得到这种地方,又年轻又漂亮,都是外地的多……」
  「你敢!」温妮拧了一下乐阳的脸,把他从聚精会神的观望中拯救出来,「要是你敢这样,哪怕一次,我保证把你的剪下来喂狗!」她恶狠狠地说,逗得司机都笑了。

  「我又不是单身男人,我有老婆,我有女儿,我也没有多余的钱!」乐阳赶紧讨好地说,「再说了,家里有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,我连想都不想呢!」
  「这还差不多!」温妮当时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,「就没有人管管么,比如警察或者城管之类的?」她问出租车司机。

  「咳!哪能不管呢?只是警察还没有到,这些人早闻着了气味儿,跑得无影无踪的了,警察一走,这些人又回来了。」出租车司机够着头看看红灯在闪动,后面的车子喇叭声一个接着一个地催促起来,「有需求才有市场,能减少犯罪率……」出租车司机老练地说,换了一下档,卷入了滚滚的车流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